<rt id="6cesw"><center id="6cesw"></center></rt>

您的位置: 首頁 > 科研成果 > 正文

《西方非正統經濟學譯叢》總序

發文時間:2019-05-06

《西方非正統經濟學譯叢》

總序

在西方正統經濟學大行其道的今天,我們翻譯出版非正統經濟學著作,似乎顯得不合時宜。而我們認為,對非正統經濟學著作的譯介,有助于中國經濟學界完整地了解西方經濟學,認識西方正統經濟學的缺陷。經過多年的籌備和努力,《西方非正統經濟學譯叢》終于面世。希望這套叢書能夠豐富我們的經濟學思想庫,豐富中國經濟學人的思想。

“非正統”(heterodoxy)一詞常譯為“異端”。我們在這里選用中性詞義的“非正統”一詞①,而不用略帶貶義的“異端”一詞,表明我們并未將本套叢書收錄的著作視為“邪說”。相反,這些著作都是一個學派的經典,其中不乏真知灼見。

我們把西方經濟學中的“正統”與“非正統”理解為對待現存經濟體制及其意識形態的不同態度。自從資本主義制度建立以來,那些維護這個體制的經濟學說便是正統學說,古典經濟學、新古典經濟學、凱恩斯主義經濟學等就是正統經濟學的代表。反之,那些對資本主義制度持批評態度的學說,就屬于非正統經濟學。由于非正統經濟學對資本主義制度持批評態度,因而也成為正統經濟學的反對派。德國歷史學派、美國制度主義、激進政治經濟學、后凱恩斯主義經濟學就屬于非正統經濟學。與“正統”和“非正統”相聯系的,還有“主流”和“非主流”這兩個詞。我們認為后者是一個時間概念。在一定時期,非正統經濟學可能成為某個國家的主流經濟學,比如20世紀前30年的美國制度主義。同樣,正統學說也不一定是主流,比如奧地利學派。

非正統經濟學的兩個特點是我們翻譯這套叢書的主要動因。第一,非正統經濟學對現存資本主義體制持批評態度,從而對作為這個體制的意識形態的西方正統經濟學同樣持批評態度。非正統經濟學對正統經濟學的批評大多集中于其方法和范圍,針對根本,針針見血。這對于我們更深入地認識西方正統經濟學的缺陷提供了有益的參考。非正統經濟學令人信服的批評,有助于消除中國經濟學界目前盛行的盲從西方正統經濟學的這一不良傾向。第二,非正統經濟學大多能夠緊密聯系當時當地的經濟現實,從剖析現實的角度而不是從維護某種理論的角度闡述理論。今日中國尤其需要適應國情的經濟學說。西方非正統經濟學的這種學術態度值得我們借鑒。

近年來,西方正統經濟學譯著比比皆是,對非正統經濟學的譯介顯得勢單力薄,而且缺乏系統性。我們翻譯這套叢書的目的,就是希圖通過對重要文獻的系統介紹,將非正統經濟學的全貌和最新研究成果展示給國人,為更多人參與西方非正統經濟學研究打好文獻基礎。我們首先呈現給讀者的是制度主義(institutionalism)這一最重要的非正統經濟學派在不同時期的代表性著作。條件成熟后,我們還將系統譯介其他非正統學派的文獻。

制度主義發端于美國,是美國原生的經濟學派。國內學界對制度主義的了解大多停留在其創始階段,對其在20世紀60年代后的發展比較陌生。

制度主義在20世紀前30年曾風靡美國,對美國的經濟學和經濟政策都產生過重要的影響。經過幾十年的沉寂后,制度主義于20世紀60年代開始復興,并形成了以凡勃倫—艾爾斯傳統(Veblen-Ayres tradition)為理論主體的“新制度主義”(neoinstitutionalism)。新制度主義者于1965年組建了自己的學術組織“進化經濟學會”(Association for Evolutionary Economics),并于1967年創辦了《經濟問題雜志》(Journal of Economic Issues),在J.法格·福斯特(J. Fagg Foster)、馬克·圖爾(Marc Tool)、保羅·布什(Paul Bush)、威廉·達格爾(William Dugger)等人的努力下,以凡勃倫(Thorstein Veblen)和艾爾斯(Clarence Ayres)的理論為基礎,形成了相對成熟和完整的理論體系,成為今天活躍在歐美經濟學界的一支不可忽視的學術力量。在自身發展的同時,制度主義還為其他學派提供了有力的理論支持。比如激進政治經濟學在諸多理論問題上從制度主義的學說中吸收了營養,近年來興起的演化經濟學也將制度主義視為自己的源泉之一。遺憾的是,國內學界對制度主義這一重要的非正統學派的了解遠遠不夠,甚至對它產生了諸多誤解。②本套叢書匯集了制度主義各時期的代表作,力圖反映制度主義的全貌及其新發展。 

這套叢書得以面世,得到了各方面的大力支持和幫助。我們首先要感謝北京大學胡代光教授、中國人民大學高鴻業教授、③吳易風教授,他們對叢書的選題和翻譯提供了許多寶貴意見和無私的幫助。是他們的支持和鼓勵才使我們有勇氣和條件完成這套叢書的翻譯工作。叢書的翻譯工作主要由云南大學經濟學院和發展研究院的教師承擔,我們也要感謝兩個學院提供的大力支持。商務印書館的張勝紀先生為叢書的出版付出了艱辛的努力,他認真的工作態度和過人的翻譯水平令我們肅然起敬,在此表示誠摯的謝意。最后,我們要對商務印書館在扶持學術“冷門”、關注西方非正統經濟學研究方面表現出的遠見卓識表示崇高的敬意。


我們本打算使用“反正統”一詞。感謝高鴻業教授的建議,他認為叢書所含著作的理論并未與西方正統經濟學完全對立,因而用“非正統”更為恰當。

其中一個普遍的誤解就是幾乎把加爾布雷思(John K. Galbraith)視為新制度主義的惟一代表。

正當叢書即將面世之時,噩耗傳來:高鴻業先生不幸逝世。就讓這套叢書來表達我們對高先生的深切懷念吧。

 

                                               叢書編委會

                                                20076




 


《西方非正統經濟學譯叢》編委會

 

顧問:胡代光 高鴻業 吳易風

主編:張林

編委:施本植 張薦華 徐光遠 楊先明


顺博体育